何汐

我?喜欢摄影,喜欢文字。

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?


做第一个五年计划。。

我要在30岁拥有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!

努力成就自己!

很多时候都想冲动一下,义无反顾一回,可是。总是死死扼制住自己。不能拿自己的前途去赌,害怕失败后遭遇凄惨。抱着希冀总好过于破灭。

感情

最是难得刚刚好。

七分八分,你付出得多在意得多,对方会退避三舍满不在乎。

你不在意了,冷冷淡淡,反尔他该急了。

不是最好的感情是君子之交淡如水。

而是这种最长久。不温不火。却失了味道。

我是不喜拖沓的人。

面对问题我非要有个结果,要么和好如初,要么老死不相往来。反感吊在那里。

猜猜是什么?

彩球。背景可以棕色

实践出真知,这句我的口头禅一直用在事情上,从来没有对过人。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的自我觉得不合适而拒绝很多的可能性。

看着对面楼我最喜欢的落地窗,有人睡在那里。我一直想要我的小区的房子有我喜欢的落地窗,却没想过这么密集的楼房,落地窗能让对面一眼望见也是我的忌讳。

原来我想要的是以前住过的落地窗房子,对面一片田园。那是我喜欢的城市,我喜欢的房屋风格,连屋主也是很好很好的两个老人。我头也不回的离开后,曾想过买些好吃食看望,却总也未能成行。

那几年我是多么清高,多么不懂事。

泓瀚.HUBERY:

“我曾到过仙境,无以描绘,但是铭记在心”

Something that stays in your mind will someday spring up in your life.

你看人好人看你好

文/林夕

逛过故宫,还有谁渴望做皇帝?

地方实在太大,也太小。太大,因为一个皇帝,在睡房中忽然想私访一下其中一位爱人,要走多远的地方?即使是正室,传旨叫皇后过门,也得有人备轿从坤宁宫抬过来。虽则随传随到,那距离也等如从好莱坞道以西尽头走到兰桂坊,等得来兴头都怕冷了。

想沉思默想批奏折,不是我们从客厅到书房那么方便,那稍移玉步,是从一个殿到另一个殿,殿与殿之间要步行的话,也好算是龙体的一场运动了。每个殿里每个厅堂每间房也有几寸高的门坎要跨过,据说那是为了制造庄严的气氛而设计。康熙曾不耐烦想砍掉,砍了没多久也要维持这欺人的设计,不知道有多少人曾不小心在此摔了一跤。

想在...

我家小胖子

© 何汐 | Powered by LOFTER